星期五, 二月 25, 2005

在萨尔温江的第一天

medium_salween01.jpg2月25日,天气晴朗

我们一行四人,包括两名操法语的瑞士国营电视台的记者,大清早六时离开清迈,花了四个半小时,才抵达泰缅边境的小镇迈沙良(Mae Sariang),然后我们随同一名当地民间组织,再乘船沿萨尔温江(Salween)逆流而上,到了水坝选址Weigyi一带视察。我们合共花了七小时在船上。

沿途有村民在河边用网捕鱼,他们不是住在山丘上,便是住在河边搭建的屋子。一些只是渔家,用木筏或机动船捕鱼,还有向其他村民售卖鲜鱼,而一些却是像士多的小商店,供应江河两岸渔民方便的饮料和食物。河,活像城市中的街市。

medium_salween08.jpg这一带的萨尔温江,住的都是克伦人(Karen),无分彼此,不分是泰国还是缅甸。除了捕鱼和售卖饮食,他们还有在河边种植。河流保持了原始江河的风貌,便是满布着急流、岩礁和浅滩。开船的,累积了丰富的河上航行经验,保障了我们的安全。此外,河边满布小瀑布,流水涓涓。不少雀鸟在水上飘过,一片宁静祥和。

Weigyi的上游,据说还有一个全河最大的急流,可能是漂流爱好者的天堂。两岸村民,并不是原始的刀耕火种,而是采用轮种法,让土地得到休息,补充养份。有趣的是,沿途的森林,在旱季是经常自动着火。原来有时山火也不一定是坏事,太多山火当然不妙,但小小山火却可以补充森林中泥土的养份,到雨季时,森林便会回复茂盛,绿意盎然。

medium_salween06.jpg克伦人的轮种,主要在森林内。要是水坝开工,人们也不知道多少森林土地会被淹没。大部分淹没的土地将会在缅甸境内,泰国人一般都是漠不关心。这是最大的致命伤。

对于这些住在边境的人,一边是实施军法统治的缅甸,另一边则是对他们爱理不理的泰国,一旦水坝工程来到,影响他们的生活时,可以怎么办?亚洲很多地方,本来就是世外桃源,少与外界联系,任你拚个你死我活他们也不知道,但是当外人来打扰时,他们又可以做什么呢?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