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二月 26, 2005

短而充实的旅程

medium_salween22.jpg2月26日,晴

虽然短,但可算是一个充实的旅程。你可以看到的,不单是渔村农村的景象,还有泰国缅甸边境的不寻常气氛。在这两天的船程,我们的船都必须在两岸的哨站停留检查。虽然我们都十分悠闲,并不紧张。但每当有什么异动,我们都会提高警觉。例如在远处忽然有一声炮响,我们都会张望一下。

同行的两名瑞士记者,原来在东南亚采访了两个多月,最初是为了采访印尼金矿的污染问题,一场世纪海啸使他们放下原来的工作,到灾场采访,然后他们便来到泰国采访。记者Bernard以前原来曾经深入缅甸山区,跟随Free Burma Ranger采访克伦邦。所以对到来这样的地方早有经验。

值得一提的是,他对于香港也有深刻印象,特别是香港人的勤奋和高效率,不过就是为了豪华的生活,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而不懂得享受生活。他以前有一个香港的女朋友,但就是因为这种生活态度的分歧,结果无疾而终。也许,这是香港人需要反思的地方吧!

当晚,我们都睡得很好,除了我的泰国朋友Pai,也许她紧张了一点吧,间中只是隐约听到屋主起床的声音和鸡啼,屋主一家都很友善好客,还替我们挽提行李到船上。

一大清早,记者Bernard便开始进行采访。也许他知道了现在是旱季,种子早已播下,但未有收成,也没有鱼可打,所以采访过程就像演戏一样,他要求村民模拟收割和收渔网的情况,也要求Pai模拟入村调查,还要重复做两三次,以求拍到最佳效果。我想,这可能是法语人的唯美主义作祟吧。

medium_salween20.jpg而我,只是跟随记者采访,沿途拍摄了一些人的生活面貌。一位渔夫对记者说,“河就像银行一样,人类涵养着丰富的资源,到需要时才取用一些,然后留给其他生物和后代。”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意思,村民并没有都市人的储蓄、投资的观念,但是对银行却有另一番见解。村民与开发商之间,哪一个对环保可持续,高下立见。

Pai说我可以到溪边洗澡。也许我还是有点不自在,没有这样做。也许多一点时间我会习惯一点吧。

medium_salween15.jpg现在是枯水期,河边露出来的一些土地,带有充足养份,让村民可在河边耕种,例如蔬菜和烟叶。到了丰水期,他们便要跑到森林里种植。加上丰水期会有多些鱼获,使他们不须担忧食物来源。这个循环,一旦修水坝,他们便要移到森林里。话虽如此,他们因为还没有国民身份,难以得到赔偿,而且他们没有钱搬迁,水坝工程来到时,往后的生计怎么办,也可能是阁下自理了。况且,边境一带都是自然保护区,不会让人居住,所以村民将要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虽然村民有幸逃出了缅甸军政府的控制范围,而且水坝建设对缅甸的影响比泰国为大,但他们仍然想念缅甸的那一边,也许是物种资源比较丰富,也许是因为他们的祖先就是来自那边。可以见到他们的前景仍是一片矛盾,充满未知之数。

让我介绍一下这条村的基本资料,这村子名叫Zomm,范围不大,屋子一般都是用木建成,没有供电,煮食还是用薪炭炉,而供水则是利用竹子从溪涧引水;村民的干活主要有种植蔬菜,少量花卉,捕鱼,养走地鸡、猪和鸭,保持了一种原始风味。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