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二月 27, 2005

休息日

medium_salween19.jpg今早读报,看到有关泰国东北部旱灾的消息。寻找水源成为了国家大事。现在可以做的,看来是临渴掘井。但是泰国看来很少像中国那样,实行一些节水、需求侧管理的措施,例如改种一些少耗水的农作物,和采用滴灌技术等。如果只是求农作物收成的增长,过度耗用土地资源,终有一天土地肥力减低,长远还是会减少农作物收成,而且要后代承受恶果。

此外,泰国还计划进行大规划修坝、引水的计划。这些计划对环境的影响也是未知之数,不过当地的环保团体早已提出质疑,在这种前提下,如果任何一方都不停止计划,教人怎样说服中国停建大坝呢?

泰国和越南,如果只是基于自身的利益,而且中间还在出口方面竞争,这个很难说服中国做任何大动作。而且泰国也不愿意做任何详细的调查,以至公布水文数据,这比中国还要恶劣,而民间也无力做全面调查,叫民间怎样配合?

我觉得唯一可能性,在于大家都拿出数据,不单只是中国,下游国家,包括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也必须这样做,在1996年漫湾电站建成前的水文数据。这个有助谈判解决湄公河水资源分配的纷争,否则只会停留在公说公有理的状态。

中国要在那一段时间放多少水给下游国家,这个才是关键。要使开发商明白,在澜沧江-湄公河上修坝,除了要负担必须的水资源费用,也要牺牲发电量,来放水给下游。因为下游缺水,不单影响下游民众,更影响我国政府大力推广的航运。

我觉得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遗憾,就是下游国家各自为政。不过这也难怪。各国的发展情况不同,怎样可预期他们合作?欠缺充分的数据支持,加上各怀鬼胎,从现时的情况来看并不乐观。可以盼望的是,只有中国忽然良心发现而已。

还有一点遗憾的是,泰国的传媒看来环保意识不高,只有两张英文报纸,曼谷邮报和民族报时有佳作,一般泰文报纸,跟其他国家一样,还是有一种民族情意结。仇外排外经常在媒体上出现。这个便形成了对中国情况的不理解,基于无知,很容易被这里的政客利用和误导,转移视线。这样其实不利于了解事实的全部,也不利于未来可能出现的协商谈判。

事实上,下游国家欠缺足够的数据支持,已是最大的弱点,再加上煽动民族情绪,中国更容易以「非理性」、「不科学」等理由来反驳,结果于事无补,反变成下游理亏。

如果下游国能够拿出数据,对于中国的开明派反而大有帮助,可以共同协商一项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安排,而不是今天的互相猜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