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三月 04, 2005

整理思绪

medium_salween11.jpg3月4日 晴

这几天都是在日籍朋友真央和他美籍妻子Jackie的家中借宿,而且在真央的办公室内「办公」,替他的书撰写补充资料。过得很平静。也许这是一个调节自己身体的时候,不让自己太操劳、太紧张,对日后应该是有帮助的。

忽然想起瑞士记者Bernard的说话,要成功推动环保,就必须把环保变成一门有利可图的事业。我觉得这个也不无道理。虽然我这些社会运动人,不断推动政策改革,但是如果政策无利可图,资金不愿意来投资,也难以成功。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可再生能源正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假如风能和太阳能都有足够的投资诱因,而政府又是大力扶持,那么便会水到渠成。

香港的情况是,既欠缺诱因(香港暂不缺电),也久缺明确的政策方向和政治决心,加上成本仍比较昂贵,似乎万事还未俱备。但是,既然我们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们便可针对问题来处理,形势总是乐观的。社会运动人准要和一些思想接近的生意人串联。

另外,我在这里看到两本有关怒江生态旅游计划的书,生态旅游当然是一个不错的提议,可以帮助当地增加收入,维护当地的生态建设。不过,这些都不应该视为大坝的替代方案。

事实上,我反对大坝的理由,就是反对巨大发展,而是支持适度开发,保护当地生态和原住民文化。如果旅游变成了大开发,其实对当地自然资源同样造成沉重负担,同样带来大量负面影响,尤其是破坏当地文化。这些例子在我国各地实在是不胜枚举。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