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三月 08, 2005

拾青苔的老挝妇女

medium_mekong33.jpg3月8日 妇女节 (在老挝原来是银行假期)

今早八时,水位没有明显变化。我、Pai、Khun和他的女友Ben一早从清孔环保组的办公室出发。环保组办公室就在Tamilla客栈的对面横街尽头。环保组的会长原来就是Khundee,一位老朋友。现在他们主力反对清莱省建设特别经济区,和在清孔建设工业村。选址就是在清孔南面五公里左右的农地,可能是靠近Ing河,靠近清孔南端的一条小支流。

然后,我们就出发到清孔北端的一个小村庄,当地居民是以多种生计维生,例如捕鱼、养鸡养猪,和在河边采摘青苔(Kai)。不要小?这些青苔,原来拿到市场上卖,据说一公斤可卖上千泰铢,足以养活一家人。

带领我们的男户主,也是清孔环保组的村庄研究员,一进来他便说席子有点破损,要更换一张,实在客气极了,现在打扰他,怎么敢嫌弃了?

medium_mekong32.jpg河流在当地人心目中,实在有点像市集、市场。我们坐艇在湄公河大拐弯附近停下,在一位老挝村民捕鱼时驻足,问一下他捕鱼的情况。他既是渔民、也是米农。在枯水期捕鱼,他说今年的收获比去年还要少。我们的村庄研究员跟他议价,结果从他的收获中买了一条鱼,因为他等到四五月雨季来临时才开始。

他诉说去年的水位急升急降,实在吓人,影响了鱼获,和采摘青苔的妇女的生计。不过,看来今年情况并没有那么恶劣,因为起码在我逗留在清孔的四天半,水位并没有明显变化,相信是由于炸礁位置在云南境内,而非上年的老缅边界。

这里的性别分工是很分明的。男性捕鱼,有时甚至在河边扎营过夜,而妇女则采摘青苔。

medium_mekong34.jpg我们把小艇开到老挝岸边采摘青苔的妇女身旁。那里聚集了数十位妇女,也有一些女孩和几位稀有的男性。那边水位很浅,水深只及膝,可步行走过。水底有很多青苔,他们都拼命用手在河底采摘,不怕身体湿透。

不知道假如中国的货船进出太频繁,会对这种采摘活动造成什么影响呢?不过,从现在来说,中国货船只会在丰水期开到清孔,大部分是止于清盛。不幸运的是,村民的小艇去年便因为货船的波浪,引擎冲毁了三次。这样的影响不可说不大。

下午,我们转而向下游出发,开到一个叫Wiang Kaen的小镇,过了这个小镇,湄公河就要进入老挝国境。那里也有一个大型的岩礁浅滩,有很多小艇、快艇进出这个边境,相信是运载货物和旅客出入老挝。

medium_mekong37.jpg两岸本来有很多据说是鱼类繁殖的地方,包括在Kok叫的河湾。可是,因为上游进行炸礁,导致近年来自上游的泥沙积聚在这些河湾,很可能影响鱼类产卵繁殖。

如果从清盛到琅勃拉邦一带的湄公河真的进行炸礁工程,容许大量船只进出泰老边界,对鱼类、甚至鸟类的生态都会有严重影响。因为除了鱼类,湄公河也是鸟类的家,它们也会在这些岩礁上下蛋。其实到了Wiang Kaen有点失望,因为看不到村民下鱼网的情景。不过也没关系吧,其实此行收获已经很丰富了。

(稍为岔开话题,原来在泰国,湄公河的名称是Mae Nam Khong,Mae Nam就是水之母亲的意思,也就是河流。所以,湄公河就是Khong河,而萨尔温江就是Salawin河。)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