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八月 23, 2007

夢在地緣政治的和諧

乘著研究大壩對下游國家影響之便利,便開始研究湄公河流域國家,對地緣政治學著迷,不只是因為中國是其中一個成員,為自己添了一份使命感,更重要的是不同地方的公民社會仍在萌芽和發展的階段,很多空間和可能性可以讓人發揮,或者犯錯。

對於一個香港人,可能你會受不了低效率、低回報,你可能要追問,為什麼一個現代化的國度還沒有在這塊土地上出現?但是豐富的文化和天然資源,卻令人沉淪其中,令人窮一生的精力探個究竟,與他們一起尋找出路。

其實,這樣的一個國度,原來也在香港身邊,珠三角地區的公民社會何嘗不是這種狀態?實在令人急不及待。

可能,只有一個大同世界和諧的夢想,才值得讓我繼續追尋。

星期六, 六月 23, 2007

新書出版了!

很高興終於收到新書《湄公河水資源管治的民主化》(Democratizing Water Governance in the Mekong Region)。我負責了其中一章的審校及編輯工作,及另外一章的資料補充,當然是關於水電開發的問題。儘管這本書頗為學術,但也反映了問題的複雜性。湄公河流域牽涉到六個國家,數千萬人口,問題眾多且環環相扣,要把問題理清,絕非容易,這也是引人入勝的地方。

七月二日傍晚,負責人會在曼谷搞一個新書發佈會,希望引起有關當局及關心湄公河流域發展的人注意。如果各位有興趣購買,請給我留言,我會跟負責人溝通,找出訂購的手續。本書售價825泰銖(約165港元)。

星期四, 五月 17, 2007

因大壩之名

(註:片中的鏡頭瀝瀝在目,配樂耳熟能詳,令人回憶起泰國農村的風情)

很少電影是以大壩建設作題材。泰國電影《Tongpan》是僅有的少數。1970年代,是我出生的年代,也是亞洲國家意識醒覺的年代。像泰國這種表面開放的國家,民主法治一直沒有建設好,1973-76年間的短暫民主,並沒有真正動搖固有的既得利益。

Tongpan只是泰國農民的一個典型,無權無勢,面對政府泰山壓頂,有何話好說?水淹沒了土地,餵不飽家人,無錢治病,欠下一身債,惡運交織,只好以一手泰拳掙血汗錢,但妻子已等不到了,生存再有何意義?一個典型窮農民的寫照。

政府承諾大壩可以為農民帶來更好生活,只是空中樓閣,因為大壩工程迫遷帶出的問題,卻實在得令人透不過氣來。可是,就憑對政府這樣的批評,便足以被禁止放映。幸而,這部電影在泰國各主要大學都可以欣賞。

如今有幸得到泰國環保團體朋友的送贈,一睹這部電影,實屬幸運。只是,這部電影的背景-Pa Mong大壩,經過多年戰禍,現已重新提上議程。湄公河中游的13個梯級電站,多個項目已經分別被老撾和柬埔寨政府批出可行性研究合約,讓馬來西亞和中國的公司投資開發。看來一幕又一幕的場景,又可能會活現在現實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