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二月 21, 2008

六庫鎮小沙壩新農村全體村民意見書

尊敬的瀘水縣人民政府各位領導:

我們是六庫鎮小沙壩新農村村民,為回應州委、州政府縣委、縣政府關於開發建設六庫水電站的號召,自2007年元月,移民搬遷到新農村,全村老百姓都住上了新的樓房,感到很高興,感謝黨和政府對老百姓的關心,同時,小沙壩村民對此次移民搬遷,土地徵用及補償和今後生存發展都有共同意見和憂慮。按照當今市場經濟的發展需求和變革,我們新農村的村民無經濟來源,面臨著的困難很多,現今全國上下響應中央號召建設新農村發展新農村,確實為百姓創造了一個致富的道路,同時也改變了農村原來的面貌。小沙壩新農村全體村民有了一個共同的質疑,到底什麼是新農村建設?農民無非就是以土地為生,離開了土地叫我們老百姓如何生存與發展,對照全國各省、市、縣、鄉的新農村建設,我們小沙壩新農村又將如何去發展、生存、在沒有搬遷以前村民就算在外一個月也沒有賺到一分錢,也照樣可以生活一兩個月,因為在村裏時可以發展種植業和養殖業,可而今搬到新農村土地被完全徵用,老百姓養豬、牛都無法畜養,連塊菜地都沒有,現在就連一根蔥都要花錢去買,上級提倡靠出租房屋來提高經濟收入,這確實是好事,但現在有些村民家庭連人的住房都非常緊張,叫我們拿什麼出租?新農村建設本來是一片豐收喜悅幸福的景象,而我們小沙壩新農村卻是一片緊張和憂慮的景象,因為全體村民對政府張榜公佈的移民生產安置臨時過渡方案無法接受。

為此,我們新農村全體村民提出以下意見和要求。
1、黨的十七大剛召開,其中有條規定,徵用土地絕對不能實行以租代征的方式,我們全體村民堅決不同意,臨時過渡方案中提出的補償標準和分期付款方式,總之一句話:“錢未到,決不能動土地”。
2、土地和零星木的補償要按照村民提出的補償標準執行,標準如下:
(1)宅基地和自留地為10萬元一畝,水田面積為10萬元一畝,旱地為8萬元一畝。
(2)經濟林木,盛產的為500元一株,初產的為300元一株(例如:芒果樹、桃子樹、花椒樹、圓圓樹、石榴樹、桔子樹、石榴樹、甘桔樹,柚子樹、枇杷樹,核桃樹、菠蘿蜜樹,荔枝樹等)咖啡樹80元一株,茶樹50元一株,油桐300元一棵,小油桐200元一棵,
芭蕉樹200元一株,龍竹30元一棵,竹子20元一棵,枸皮樹80元一棵,攀枝花600元一棵,大青樹1500一棵,低保250一月
3、把已付清房款農戶的房產證,儘快給予辦理,落實好政府在搬遷動員大會中對百姓承諾的事。(搬到新農村後立即發放“房產證”到戶)
4、被徵用土地坡度重新進行測量。
5、後期扶持必須按時兌現。
6、請儘快解決部分農戶養牛安置問題
7、現新農村所空的土地使用權必須交於集體為單位統一管理經營或分配到新農村所有農戶。
8、新農村剩餘土地,如果可以用原多餘宅基地和土地對換。那麼我們全體村民願意按比例兌換。

以上全體村民所提意見和看法,望各級領導給予重視儘快解決和答復,如不給予解決那麼我們全體村民將以書面形式進行“逐級上訪”直到問題解決為止。

以下是全體村民聯名簽字。(戶主簽字,省略)

怒江建壩又聞烽煙!

(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2月21日最新消息:根據中國經濟時報報導,國內多個環保組織緊急呼籲,請求有關部門依法公示怒江水電開發環評報告。日前,左岸施工區內、六庫鎮小沙壩新農村的村民代表何振華表示,水電站加快建設的舉動,相關部門並沒有明確告知他們。目前,水電站開發拆遷安置尚有係列遺留問題。


早前從北京友人傳來說息,說雲南怒江州已通過修建怒江幹流十三級水力發電站的第一座-六庫電站,而當地村民據說也正在密鑼緊鼓遷徙。移民遷徙看來是事實,但卻未聞發改委方面有任何風聲。今天看到南華早報記者史江濤的報導,看來這將成事實了。

我聽到這個消息並不感到驚奇。自從環保組織把怒江建壩的角力場從國內轉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國政府便不單要解釋為何要在怒江修壩,更要解釋中國在保護世界遺產上的國策。一旦怒江大壩工程獲得通過,怒江在這個國策問題上便具有指標作用。

而在中國對能源需求殷切的情況下,相信能源部門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開發的機會。既然如此,能源部門便必須要跟環保、文物部門『較勁』,處理好一切由此引發出來的移民和環保問題,才可以得出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說法。否則,不只是中國的聲譽再一次受到損害,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世界遺產的公信力也無可避免被削弱。這是中國在批准這個工程建設時不能不考慮的地方。

星期三, 二月 20, 2008

瀾滄江西雙版納段禁漁

2月20日補充:今天新華網進一步報導了禁漁的消息:景洪市水產技術推廣站站長蘇有才說,『瀾滄江裏的野生魚類有174種,2至4月是野生魚類的繁殖期,如果任由漁民隨意捕撈而不加以控制,瀾滄江裏的漁業資源很快就會被破壞。』原來是這樣,但為什麼以為不用禁漁令,而且更是在景洪水電站的下游?這實在太明顯了。


今天看到西雙版納要實施禁漁,而且更是在景洪水電站的下游,很明顯景洪電站短期內將要有大動作。景洪電站項目備受泰國環保組織關注,因為此項目一方面是為了供電與泰國,而且也是現時最接近下游國家的大壩。景洪電站的一舉一動,都會直接影響下游民眾的生計。這次禁漁期應算首次,意味著什麼呢?有待我們觀察。

星期六, 二月 16, 2008

認識湄公河,從哪兒開始?

(圖片來源:動物星球頻道)

偶然用Google略為搜尋一下湄公河的中文網站,老是離不開經貿和旅遊。不錯,經貿和旅遊都是帶你認識湄公河的重要動機。不過,我不大喜歡由做生意作出發點去認識這片土地,這會讓人以為全世界都只會愛跟帶了一大串銅錢的中國人交朋友,卻嚴重忽視了當地的人文價值和社會風俗。

想認識湄公河,固然就是到湄公河流域國家走走,不作豪華觀光和消費,而是與民同樂。你也可以打開電視機,看看《動物星球頻道》,甚至《中央電視台》聯同其餘五國電視台共同拍攝的一部大型紀錄片《瀾滄江-湄公河》。中央電視台的攝製隊更在新浪網開了一個博客

對於像我們這些港澳台人士,湄公河流域最為人熟悉可能只有泰國和越南的旅遊景點。而對很多大陸人來說,湄公河的事物還要到近年開放團體遊才開始有點印象。除此以外,我們便要依賴英文媒體,而真正能反映湄公河實況的媒體確實聊聊無幾。所以,惟有親自下筆,做更多的推介,必要時更可通過翻譯,把湄公河的近況做一個如實的報導和分析。

星期五, 二月 15, 2008

中國企業在菲律賓惹禍!

為什麼中國企業老是形象負面?事緣去年,中國國營企業中興通訊(ZTE)去年與菲律賓簽署寬帶網路工程合約,據傳工程3.29億美元預算中,有將近2億美元是部分政府官員的回扣,包括菲律賓總統阿羅約的丈夫在內。

近日,一位關鍵證人返抵菲律賓出庭作證,再次引起輿論注意,而中興通訊更罕有地打破緘默,發表聲明否認行賄,也否認有任何不法事情。同時,菲律賓80個民間團體及組織準備發動反貪污示威,要求總統下台。菲律賓傳媒更披露,總統府在阿羅約的默許下可能上演一齣內閣逼宮戲碼,讓她能在這場風暴下全身而退。

這樣的情勢發展,固然是中國企業始料不及。但即使中興沒有涉及不法行為,中興與菲律賓政府制定合約條款,是否也應該考慮採用比菲律賓更嚴格的要求,防止可能引起的貪污行為,例如增加合約的透明度?

星期四, 二月 14, 2008

老撾政府提醒中方企業勿在...

採用這種語氣的報導在中國媒體是非常罕見。要勞煩別國政府通過商務部網站提醒中國企業不要胡來,是中國政府良心發現,不再包庇『自己人』,還是老撾政府已經不好惹呢?希望熟悉老撾國情的朋友可以解畫一下吧。

此外,湄公河委員會委任了新的總裁,原來是以前曾擔任世界大壩委員會(WCD)秘書處任職的Jeremy Bird。這個對一眾環保團體來說是好消息,至少有一個同聲同氣的人領導這個『自廢武功』的委員會,希望可以為下游四國形成共識,向上游國家的中國和緬甸發出呼聲。

星期六, 二月 09, 2008

湄公河事,與我何干?

同僚Peter在三藩市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投書一篇文章[中文版],蠻有意思。他提到幾個數字,值得我們注意,原因是中國要跑到鄰國開發資源,就是要為了滿足我們無止境的需要:
  • 中國七成的木材進口將會再出口到世界市場;
  • 平均每個中國人的碳排放只是美國的四分之一;
  • 中國出口的產品已經總碳排放的三成;換言之,我們的實際碳排放是要比現有的水平高三成;
  • 中國在贊比亞開發銅礦,結果成了我們電視機常用的電線圈;
沒錯,中國應改善自己的環保和人權標準,但我們發達地區的消費者也是責無旁貸。

星期四, 二月 07, 2008

湄公河水可解乾旱?

泰國新總理沙瑪提出開隧道引湄公河水解決東北部乾旱問題,分管水資源的詩里蓬常務副次長則認為計畫有可能投資過大,同時也需要研究相關規定,經得湄公河流域各國的同意後方可施行。[泰國世界日報,2008年2月5日報導]

泰國使用湄公河的水資源,不是泰國一個國家說了算。他指出,根據1995年泰、老、緬、以及越南所簽的四國協定,四國任何一國使用湄公河的水資源,須會知另三國,並形成共識後方可進行。因此,總理需要明確指出,計畫的執行是否能經過三國的同意,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泰國還沒有任何一個單位對該構想的可行性進行過研究。

總部設在曼谷的生態恢復和區域聯盟(TERRA)項目統籌Montree Chantarawong說,沙瑪政府應汲取以往湄公河-其-蒙河引水工程的失敗教訓。該項目被擱置,是因為它會造成廣泛的土壤鹽鹼化。該地區擁有大面積的鹽礦床,將破壞在水道或水庫附近地區的農地。

Montree Chantarawong建議沙瑪恢復由他信政府提出的一村一水庫計劃。他說這項計劃是正確的方式來管理水資源,可是一直得不到妥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