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三月 01, 2008

泰國從湄公河調水的野心

(圖片來源:新華網)

3月1日最新消息:不出所料,據報導,昨天泰國總理沙瑪出訪老撾,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告知他這個新計劃,但在這短短兩日的行程,相信並沒有達成任何結論。希望沙瑪的態度不是純粹的通知,而是跟老撾展開對話。


3月1日較早時分
泰國新總理沙瑪(Samak Sundaravej)甫上任,便提出要從湄公河調水。此言一出,便引起輿論的關注,因為有關調水計劃並沒有在湄公河委員會提出,即是並沒有得到下游其餘三國-老撾、柬埔寨和越南的同意,也沒有討論過究竟泰國應該調多少水。

事實上,泰國東北部五府(Isan地區)是泰緬邊境以外最貧困的地區,當地農民常苦於歉收,很多都被迫跑到曼谷等大城市打工,如此發展對國家也沒有好處。前總理他信由於常常『派糖』給農民,因此取得大量選票,現在沙瑪繼承了他信的政策,希望藉此討好農民,穩固自己的票源。

長期以來,泰國水利部門一直希望通過從昭拍耶河上游及湄公河支流的孔-智-蒙河調水,解決農民的灌溉用水問題,但受到環保組織的強烈質疑和阻擋。究其原因,是泰國農業過度種植高耗水量的農作物作出口,例如水稻和各種熱帶水果之類,也過度開墾土地,導致土地無法恢復養份。農作物當然因此失收。

固然,近年的氣候反常、雨量減少也導致農作物失收,但調水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泰國總理如果想解決問題,首要的任務一定不是調水,而是調整他的農業政策,不應過度依賴高產值及高耗水量的農作物,及幫助農民改良種植技術以減少耗水量。

當然,如果真的要從湄公河調水,那肯定必須徵詢流域各國的意見,協調好各國的用水量才行。

這個星期,便有多方面的消息可能會讓調水這樣的一個構想泡湯。首先,老撾政府跟馬來西亞建築公司Mega First Corp Bhd合作在老撾與柬埔寨邊境的湄公河上,修建Don Sahong大壩。這可能是湄公河中下游最先修建的大壩工程。

其實,老撾政府在自己境內的湄公河共規劃了五個大壩項目,分別給泰國、中國、越南和馬來西亞的公司修建,以提供電力與泰國、老撾與柬埔寨。如果大壩調水,肯定會影響大壩的發電量,招來老撾的投訴。此外,中國在上游瀾滄江已經建了兩座大壩,另外正修建三座,有評論認為中國的大壩會減少泰國的可調水量。

與其說泰國總理沙瑪具有野心,倒不如看看泰國會否甘冒鄰國的反對,一意孤行,還是只是為了討東北部農民的選票,而開出空頭支票?

(圖片來源:Burma Digest)

本星期,還有一個令人遺憾的消息,就是緬甸的反對組織-克倫民族聯盟的領袖Mahn Sha在2月14日於泰國北部湄索市的寓所被槍殺身亡。多年來,緬甸山區不同部落一直以武裝抵抗軍政府的強權統治,先後有很多武裝組織的頭目被暗殺。克倫民族聯盟一直採取溫和的態度,希望與緬甸軍政府分享權力,對軍政府本身威脅不大。所以這次暗殺,便引起各方的猜測。

評論認為Mahn Sha被殺,是因為他堅持反對泰國在泰緬邊境的薩爾溫江修建Hat Gyi大壩。這座大壩是由泰國、緬甸和中國三方的部門和企業合作修建,以供電給泰國。去年,泰國發電局派人勘察克倫邦境內的Hat Gyi大壩選址時,便因為工程師被地雷炸傷而一度中止。而這次暗殺發生在泰國境內,所以論者懷疑這是泰國當局僱人謀殺作報復。

事件發生後,泰國和緬甸當局一直對此保持緘默。但在泰緬邊境的人權團體便感到一場白色恐怖,公開呼籲兩國交代調查結果和事件的真相。我認為,要當局清楚交代真相,恐怕難以如願,而且只會使當地人不敢在Hat Gyi大壩的問題上表達意見。在沒有人權,只有槍桿下出政權的地方,要在人身安全得到保障的情況自由發表意見,恐怕仍然是一個空中樓閣,仍然會有很多人需要以鮮血來換取。

最後,要報導一個消息:德國Heinrich Böll基金會、世界自然基金會及國際可持續發展研究所(IISD)聯合資助項目,希望邀請顧問研究中國企業在老撾、越南和柬埔寨三國的投資項目,尤其是採礦、農業和水力發電項目。如你有這方面的資訊可以分享,並參與編成調查報告,歡迎聯絡Heinrich Böll基金會或IISD的相關負責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