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三月 09, 2008

雲南官員公開政務的虛偽與戒心

(圖片來源:路透社)

3月9日更新:可能由於白恩培接受了路透社記者的採訪,引起了其他海外境外媒體的注意,翌日,雲南省政府代表團跟部分媒體高調安排了一次記者會,讓他們詢問外界關心的雲南議題。而雲南省內的官方媒體,包括雲南日報春城晚報生活新報都作出報導。

接受媒體公開採訪,是公開政務的重要一步,但正如我之前所言,官方媒體的同時出現,卻讓人感覺這只是一場『公關』show。無論如何,這次記者會讓大眾掌握了更多資訊,不單只是怒江建壩,還有虎跳峽建壩,雲南當局都清楚表明了他們的意向:『考慮到綜合利用,在虎跳峽上有4-5公里的地段,考慮規劃修建一座水庫——龍潭水庫,通過水庫調節,下游可以開發8級電站。』


3月8日
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在北京舉行政協會議期間,接受路透社記者訪問,從路透社,到雲南日報春城晚報的報導重點之不同,可以看到這次訪問代表了不同利益角力正在持續。

白恩培接受海外媒體專訪,談雲南發展,實屬罕見的動作。固然,雲南的發展備受湄公河下游國家與西方媒體的關注,雲南一向以來的曖昧態度使外界疑惑。接受海外媒體專訪之舉,直接回答外界的疑慮,算是一種進步,起碼表現了一種開放的態度。

然而,白恩培接受專訪之時,卻同時有雲南日報記者同座,並在翌日刊登對話記錄摘要。這卻代表了白恩培仍然對海外媒體存有戒心,為了保障自身利益。在一個新聞自由受監控的國家,要官方媒體保障官員的言論,往往是一種常態,但也窒礙了社會大眾監察官員表現的機會。

(圖片來源:雲南日報)

此外,白恩培的言論也有錯誤的地方,不知是無心之失還是有意誤導。當他被問到怒江水電開始何時開始,他提到『緬甸在下游也修了很多電站,所以不是協調是否修建的問題,而是爭取取得下游國家的理解和支持的問題。』可是,事實上泰國和緬甸在下游薩爾溫江的水電建設跟怒江六庫電站一樣,都只是在預備階段,又何來『修了很多電站』呢?他從這句說話,而引申出『不是協調是否修建的問題,而是爭取取得下游國家的理解和支持的問題』的結論,不是草率,便是誤導。

假如有一天,白恩培不動用自家的媒體,而是大方地讓各地不同媒體報導他的言論,他便有機會澄清和糾正錯誤,甚至直接向下游國家的媒體放話,促進對話的機會。

這個三月,除了是兩會的盛事,也是湄公河流域國家的重要月份,因為下星期三湄公河委員會將會在老撾首都萬象進行有關『流域發展計劃』的諮詢,而在月底更進行湄公河流域國家首腦會議。國際新聞社的Johanna Son在一篇評論文章,引述道:『貨車在泰國與中國之間,在泰國和越南之間來往,環境可能受到很大壓力;老撾有些人質疑,老撾作為一個區域交通平台,改善公路基礎設施之餘,卻對森林造成損害,這種利弊如何權衡。』

當各國政府和開發商都垂涎湄公河流域的自然資源,及其巨大的開發潛力,但當地社會和環境也要付出代價。的確,發展有利有弊,但即使當政者如何權衡,也必須從當地民眾的利益出發。如今,湄公河六國的發展,都是建基於民主建設仍在初級階段甚至還沒有民主的社會制度上,如何保障當地民眾的利益,都成為了這次首腦會議要觀察的議題。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