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三月 15, 2008

破解湄公河的現代神話

湄公河問題不獨是環保問題,同時也是政治問題。在臨近大湄公河次區域六國首腦會議前夕,又正值中國人大政協『兩會』,政府代表、學術界和民間領袖都不約而同發出呼聲,而且還將陸續有來。

日前,芬蘭赫爾辛基理工大學出版了一本名為《湄公河的現代神話》,指出了由於政治或社會原因,民間社會往往對湄公河資源分配不均所產生的種種謬誤與偏見。

這批學者分別曾經在湄公河流域的主要學府,包括雲南大學駐紮和做研究,由於相識多年,我相信他們不會受政治利益所左右,而是會不偏不倚,以科學的態度看待事情。朋友Rajesh在泰國民族報撰文推薦此書,也是值得嘉許,因為要促進湄公河流域各國的對話,不單只要正學術界視聽,更重要的是民間社會的支持和普及。下游國往往以受害者姿態出現,卻沒有想過自己的政府時時刻刻都以經濟發展為名,從中撈取政治和財政利益。渴求發展,一直只是政府和商人的專利,民間社會長期被消音。要扭轉局面,湄公河環境管治的民主化是必由之路。

(圖片來源:Living River Siam)

昨日3月14日是國際江河行動日。緬甸和泰國多個團體發表聲明,響應這個號召,並呼籲緬甸、泰國和中國三方,停止在怒江-薩爾溫江建水電站。相比起湄公河流域受到國家元首及發展機構重視,薩爾溫江流域卻只能停留於民間呼聲。固然這是受制於緬甸軍政府,也難怪有論者在曼谷郵報以酸溜溜的態度表達不滿。

事實上,最近兩星期上下游三國在怒江-薩爾溫江的互動,足以影響日後這個流域的命運。最先是前一個星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在兩會期間,接受多家國外媒體採訪,明確表達了怒江水電項目雖未正式上馬,但仍予以肯定,並指出會先向緬甸政府進行諮詢。

而其後,泰國新總理沙瑪於前天到訪緬甸,外界相信討論範圍也包括前政府所簽訂水電合作協議的延續。我相信,泰國即將宣佈恢復薩爾溫江上的Hut Gyi和Tasang兩座水電站的施工。而此舉正好給雲南省一個口實,認為緬甸也認同怒江的水電開發,掃除了怒江六庫電站正式開工的障礙。

可是,正如那位論者所言,薩爾溫江的命運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水電站對上下游的影響還未有獲得充分的研究。只有中國、緬甸和泰國三國政府都採取實事求是而科學的態度對待問題,才能掃除像湄公河流域的偏見與謬誤,否則問題繼續政治化勢所難免。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