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三月 29, 2008

缺乏本土制衡力量的湄公河媒體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三年一度的『大湄公河次區域高峰會』將於本星期日在老撾首都萬象舉行,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將會參與會議。一如所料,縱然大家密切關注緬甸能否通過湄公河峰會參與區域事務,但由於峰會主題圍繞地區經濟合作,故此國際輿論對峰會興趣不高。

不過,關注湄公河環保的人就希望趁著六國元首出席峰會,聚焦在涉及湄公河建設的環保問題,尤其是老撾、泰國和柬埔寨已經磨拳擦掌,準備開展湄公河幹流的水電項目。

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的水電工程師為湄公河幹流規劃了一系列水電站,可是由於區內的戰爭而暫時擱置。直到去年,老撾率先提出在其境內的湄公河修建五座水電站,並引入中國、越南、泰國和馬來西亞的開發商合作。其後,泰國和柬埔寨也不甘後人,相繼宣佈開發境內的湄公河。

中國早於上世紀在瀾滄江(中國境內的湄公河河段)相繼建成了漫灣和大朝山水電站,一直備受下游國家民眾的非議。可是如今,下游國家的政府也要開發湄公河,本土輿論卻鮮見異議。

八年前,自從我開始關注湄公河的開發爭議以來,大部分流域國家的民間環保團體都是在外國環保團體及基金會的支持下運作,目光都放在有關的項目研究,卻沒有深耕成為民間社會的一支力量,更遑論成為政治勢力。

所以,大部分批評湄公河開發的聲音都不脫老外的色彩,因為多見於國際及區內的英文媒體,而本土媒體則多數支持開發。不論是中國,還是下游國家的本土媒體,都對未來六國之間的經貿往來一律看好。

原因當然是體制中從政府到國營電力公司全是水電開發的既得利益者。可是,國內民間社會力量薄弱,即使當中國家民主制度最悠久的泰國,到最近奉行民主的柬埔寨,還是從來沒有動機實施民主的老撾,政府掌握了社會大量資本,開發國家資源就像是必然的選擇。

在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媒體開放是實現民主化的一個指標。假如要達到通過輿論制衡既得利益者,民間團體包括外國的支持團體,就不能只顧眼前的樹木,而忽視更大範圍的森林。建立湄公河的民間社會,把聲音深耕本土,是所有區內環保團體的必然使命。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