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12, 2008

湄公河區域合作的4R

(圖片來源:美國國家地理)

湄公河區域合作,一開始便不可能靠流域六國自行解決。從亞洲開發銀行、湄公河委員會到聯合國組織,都是影響區域合作的關鍵伙伴。隨著湄公河六國政治形勢漸趨穩定,及信息漸漸公開,很多事情相信很快可以放到桌上解決。

最近,湄公河委員會秘書處的新任執行官Jeremy Bird就職,便發表了一篇演說,強調他任內促進區域合作的四大原則:委員會的區域性(Regional)視野、相關性(Relevance)、責任(Responsibilities)和降低風險(Risks)。

其實湄公河幹流的水電開發計劃,正好考驗湄公河委員會能否貫徹這四大原則。對於這個涉及上下游國家人民福祉的重大項目,湄公河委員會是否可作出承擔,作為一個跨政府平台,協調好一個合乎各國利益、讓承擔各國自己的責任和承受風險的框架。

幸而,Jeremy Bird在演說中也提及這個項目,指出水電開發項目既是機遇也帶來風險,他確認湄公河委員會在這個項目上所承擔的責任。Jeremy Bird曾經擔任由世界銀行及世界自然保育聯盟牽頭的世界水壩委員會(WCD)委員,熟悉WCD最終報告的政策建議。外界均期望他可以把WCD在國際河流開發問題上的建議和精神,應用在湄公河委員會的談判上。

就在這個時候,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刊登了一系列的報導和圖輯(搜狐科學轉載),深入湄公河流域,對目前世界上最瀕危也是最大的淡水魚—湄公河巨魾(Bagarius catfish)進行調查研究,表明這種巨魾面臨最大的威脅,正是老撾和泰國邊界上的湄公河水電大壩。

湄公河委員會對於幹流水電開發的問題,會如何應對,如何協調,還需要時間觀察。不過,在提出任何政策建議之前,認真的科學調查和研究是不可缺少的。多年來,備受爭議的雲南瀾滄江水電開發,下游國家居民一直認為正影響他們的水量和農業、漁業生產,但卻欠缺了上下游國家俱認可,且具國際公信力的第三方調查。據我所知,不少研究人員一直希望擔當第三方角色,揭開下游水量減少之謎。

日前,香港南華早報也對湄公河下游乾旱作出了報導,訪問了亞洲開發銀行東南亞事務主管,他指出瀾滄江大壩並沒有影響下游國家。此番論調曾經也出自湄公河委員會前任執行官口中。到底他們的言論有多可信?下游水量減少,是否個別官員說了算?亞洲開發銀行一直被視為湄公河開發的既得利益方,如果他們誠心解決這場水資源的爭議,他們應該做出實際行動,讓上下游國家清楚知道水電開發的利害得失。

4R能否大派用場,端視乎湄公河流域各國政府和國際機構,能否貫徹這四個原則。

星期六, 四月 05, 2008

中國在湄公河開發,造成惡性競爭?

(圖片來源:東方早報/新華社)

在亞洲開發銀行的協調下,在老撾首都萬象舉行的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第三次領導人會議於3月31日完滿閉幕,同時發表了領導人宣言,加強湄公河流域六國的合作。可是,出席這次會議的各國領導人,並沒有對備受爭議的議題作出回應。

事實上,領導人宣言也涉及湄公河六國共同面對的環保和能源議題,包括會『建立可持續和有效的能源供應市場』及『減緩氣候變化等環境挑戰對次區域人民生活和發展的影響,呼籲加強森林保護合作。』

此外,『中國將加強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保護與建設工程,保護好湄公河發源地,並更多照顧下游國家的利益與關切。』而湄公河會議也罕有地提及非政府力量的參與:『加強政府與工商界之間的伙伴關係,充分聽取工商界意見,調動他們參與次區域合作的積極性。...為使各國青年人有更多機會相互交流,共同進步,中方願繼續舉辦「瀾滄江-湄公河青年友好交流項目」。』

儘管國內的國際關係研究學者認為,領導人宣言表明了中國『更多照顧下游國家的利益與關切,是對近年來次地區流行的「中國環境威脅論」的最有力回應』,而且更認為『突出「非政府力量參與合作」是溫總理建議當中最具創意的部分,表明中國已深刻意識到非政府力量在推進次地區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可是,我認為湄公河六國領導人除不願觸及水資源分配的爭議,更只是把工商界與「青年人」等同非政府力量,忽視真正受湄公河流域開發影響的民間參與。中國政府進步是可以看見,但還遠遠不能真正回應民間訴求。

美國的智庫研究員Devin Stewart對中國的湄公河外交戰略有以下評論:『當富有的民主國家試圖謀求對人民友好,強調人權和環境標準的發展戰略,中國的重點卻在於對政權友好,重視當地習俗,實效性和基礎設施建設。中國的做法對非洲和亞洲不甚民主國家的精英相當吸引。』

柬埔寨的民間團體還擔心,中國偏重投資,而忽視良好的管治及投資的社會影響,只會讓極少數社會精英得益,大部分民眾卻要受苦,而且其他外國投資者為了與中國爭一日之長,保住自己在湄公河六國的市場地位,將不惜降低固有的人權和環境標準。中國投資融入全球,造成潛在的惡性競爭,實在不容忽視。

因此,只有提升中國在國內外投資的人權和環保標準,才可以避免惡性競爭。問題是,我們離這個目標還有多遠呢?觀乎這次湄公河會議,六國領導人仍不願面對可能出現的爭議,我們實在難以期待中國和其他投資者會在可見的將來扭轉觀念,解決爭議。

相關文章:
Damming Public Opinion - The risks of China's economic diplomacy in Cambodia (Policy Innovations)
中方承諾保護湄公河發源地,更多照顧下游國家關切 (上海東方早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