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12, 2008

湄公河區域合作的4R

(圖片來源:美國國家地理)

湄公河區域合作,一開始便不可能靠流域六國自行解決。從亞洲開發銀行、湄公河委員會到聯合國組織,都是影響區域合作的關鍵伙伴。隨著湄公河六國政治形勢漸趨穩定,及信息漸漸公開,很多事情相信很快可以放到桌上解決。

最近,湄公河委員會秘書處的新任執行官Jeremy Bird就職,便發表了一篇演說,強調他任內促進區域合作的四大原則:委員會的區域性(Regional)視野、相關性(Relevance)、責任(Responsibilities)和降低風險(Risks)。

其實湄公河幹流的水電開發計劃,正好考驗湄公河委員會能否貫徹這四大原則。對於這個涉及上下游國家人民福祉的重大項目,湄公河委員會是否可作出承擔,作為一個跨政府平台,協調好一個合乎各國利益、讓承擔各國自己的責任和承受風險的框架。

幸而,Jeremy Bird在演說中也提及這個項目,指出水電開發項目既是機遇也帶來風險,他確認湄公河委員會在這個項目上所承擔的責任。Jeremy Bird曾經擔任由世界銀行及世界自然保育聯盟牽頭的世界水壩委員會(WCD)委員,熟悉WCD最終報告的政策建議。外界均期望他可以把WCD在國際河流開發問題上的建議和精神,應用在湄公河委員會的談判上。

就在這個時候,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刊登了一系列的報導和圖輯(搜狐科學轉載),深入湄公河流域,對目前世界上最瀕危也是最大的淡水魚—湄公河巨魾(Bagarius catfish)進行調查研究,表明這種巨魾面臨最大的威脅,正是老撾和泰國邊界上的湄公河水電大壩。

湄公河委員會對於幹流水電開發的問題,會如何應對,如何協調,還需要時間觀察。不過,在提出任何政策建議之前,認真的科學調查和研究是不可缺少的。多年來,備受爭議的雲南瀾滄江水電開發,下游國家居民一直認為正影響他們的水量和農業、漁業生產,但卻欠缺了上下游國家俱認可,且具國際公信力的第三方調查。據我所知,不少研究人員一直希望擔當第三方角色,揭開下游水量減少之謎。

日前,香港南華早報也對湄公河下游乾旱作出了報導,訪問了亞洲開發銀行東南亞事務主管,他指出瀾滄江大壩並沒有影響下游國家。此番論調曾經也出自湄公河委員會前任執行官口中。到底他們的言論有多可信?下游水量減少,是否個別官員說了算?亞洲開發銀行一直被視為湄公河開發的既得利益方,如果他們誠心解決這場水資源的爭議,他們應該做出實際行動,讓上下游國家清楚知道水電開發的利害得失。

4R能否大派用場,端視乎湄公河流域各國政府和國際機構,能否貫徹這四個原則。

1 条评论:

柬埔寨 说...

更多关于柬埔寨: 柬埔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