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五月 03, 2008

湄公河流域國組建稻米輸出國組織

更新:想不到沙瑪提出這個構想後不足一星期,便收回有關提議。很大可能是由於鄰國的疑慮和反對。不過,這樣一來,沙瑪跟其他東盟國家的外交關係,看來已經出現陰霾,且看日後的發展。


(圖片來源:大公報)

泰國新總理沙瑪最近到訪緬甸時,忽然提出要聯合其他湄公河流域的稻米出口國,組成『稻米輸出國組織』,用以穩定現時因糧食危機所帶來的大幅漲價,進而對其他糧食價格的上漲起到示範作用,逐步降低全球糧食危機的風險。

根據資料,泰國是世界最大的稻米出口國,去年它輸出的稻米約為950萬噸。在越南和印度限制稻米出口之後,國際市場對泰國米的需求急增。而泰國稻米出口價格也漲近一倍。

不過有分析指出,從全球稻米的主要進口國分布來看,就會發現「石油輸出國組織」雖是稻米進口的大戶,但因人口稀少,基本都不過百萬噸,相反倒是包括湄公河流域在內的東南亞地區一直處於平衡狀態。一旦區內局勢不穩,鄰國進口便急劇擴大。如果形成了稻米壟斷集團,首先傷害的正是東南亞鄰國的利益。

而且,該組織不多不少面臨保護主義的疑惑,比如越南已經限制稻米出口,與其他成員國的對外輸出政策明顯相悖;此外,湄公河流域諸國稻米生產的技術參差不齊,產量也相差懸殊。因此如何平衡內部差距,將影響該組織的公信力。

其他東盟成員國的態度也值得關注,菲律賓政府已經率先表明,反對泰國這項主張,並準備出台政策大力發展本土稻米生產,以抗衡組織的成立所產生的壟斷局面。這樣看來,沙瑪上台後的這一舉動,已被鄰國視為擴張區內影響力、影響區內穩定的舉措,而糧食危機也正為東南亞國家之間政治角力添上陰霾。

參考資料:大公報新京報

星期四, 五月 01, 2008

湄公河流域水爭議 中國官員罕有表態

中國政府官員罕有地對湄公河流域的“水爭議”,向媒體表達他們的意見。我相信這也代表了政府官員普遍的立場。現節錄如下:

“雖然會議開完了,但是關於區域合作的具體實施事實上才剛剛開始,曼昆公路老撾段的協議真正生效、湄公河水資源利用程序的再完善以及六國之間關於中國方面建立水電站的爭議一直也沒有息音。”雲南省政府研究室開放處副處長洪耀星說。

六鄰爭水

湄公河流域的“水爭議”有著極其複雜的原因。

“同一條河流,流域諸國對它的依存度是不一樣的,就像一家人弄了一公斤的蘋果,有的說要分吃,有的說要榨蘋果汁。每個人的權利都是天賦的,怎麼辦?”雲南省政府國際區域合作辦公室主任金城說。

對於中國而言,瀾滄江主要為峽谷型——中山寬谷河流,耕地有限灌溉耗水量極少,而水能資源豐富,具有優良的電站建設條件與優勢,所以中國開發目標主要集中於梯級水能開發。

老撾則是流域中水量最多的國家,佔湄公河總流量的35%,所以作為內陸國家的老撾希望開發航運。

泰國則希望這條河流能對其東北部最大的干旱區進行灌溉。

柬埔寨境內的洞里薩湖是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湄公河流域最重要的洪枯水自然調節區,其主要的水需求是要求上游每年濕季保證相當的洪水來量,以保證湖區的洪泛面積,在枯季向下游釋放,並且提高土壤肥力。

處在湄公河三角洲的越南,最擔心的則是每年的枯水期,如果來水不夠,就不能防止海水的倒灌,製造鹽鹼地,所以需要枯水季在天然徑流的基礎上再增加大約2000m3/s的來水量。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要讓這條河流的水資源能夠公平合理的利用,解決水資源競爭利用的矛盾和分配,就必須有一個全流域框架下的合作機制。”金城說。

但是現實卻並非如此。雖然下湄公河流域四國(柬、越、老、泰)自1957年至今,先後成立了“下湄公河流域調查協調委員會”、“臨時委員會”,以及“湄公河委員會”(MRC)(以下簡稱湄委會),發表了《下湄公河流域水域利用原則聯合聲明》,在1995年簽訂了《湄公河流域持續發展合作協定》。但是由於長期的歷史原因和各國的政治體制、社會經濟、環境利益及價值觀等上的差異,各國之間實現密切合作還比較困難。

“缺乏完善的全流域的規劃,其主要的原因除了湄委會作為一個國際組織缺乏充分的裁定權和經費主要依賴外來援助之外,還因為近年來它對於中國的邀請加入,所提出的條件是中國方面不能接受的。所以一直到現在,我們也還是只能維持觀察員的身份,在這個組織裡只是一個對話國。”金城說,而且,邀請的目的,仍然是從爭奪下游的水資源出發,這和上游的關係確實不大。(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大湄公河次區域合作再進一步六國競合升溫》,2008年0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