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23, 2008

雲南盈江縣地震潛藏外交危機

中緬邊界水電開發自四川大地震發生以來,各界一直關注中國西南地區開發項目成為了地震的隱患。近日,雲南西南部接壤緬甸克欽邦的盈江縣發生了兩次地震,令人聯想到四川地震的災情。儘管災情並沒有四川般嚴重,但盈江縣與克欽邦民眾已開始擔心境內水電開發將會成為安全隱患。

事實上,四川地震使岷江流域各大小水電站受到不同程度的損毀,尤以安全標準不高的小水電站為甚。即使是岷江最大最新的紫坪鋪水電站,壩體也出現過裂縫,需要動員解放軍維護安全。四川可幸有巨大的人力物力作為後盾,維持了大壩的基本安全,未有出現嚴重的泛濫事件,但是在中緬邊界,尤其是處於下游的緬甸民眾對於同樣的災難,卻不敢奢望政府投入同樣的救助支援。

猶記得比四川地震較早時間,熱帶風暴納吉斯(Nargis)吹襲緬甸伊洛瓦底江三角洲,造成超過十萬人死亡或失蹤,更惹人詬病的是,緬甸軍政府不積極救災之餘,更拒絕外國的救援,理由是恐怕外國救援組織借此進入緬甸刺探情報,及煽動人民反抗緬甸軍政府。

伊洛瓦底江及恩梅開江匯合處故此,緬甸民間對於潛在的安全和環境隱患也非常關注。現時,緬甸軍政府規劃了九個水電站在克欽邦境內,有七個在伊洛瓦底江及恩梅開江流域,而另個兩個在中緬跨國河流-太平江上。它們分別由中國電力投資公司及中國大唐發電承建。該地區一旦發生地震,水電站下游數以萬計居民便會受洪水泛濫的威脅。

中國政府和企業作為緬甸水電的主要融資機構和開發商,不應只顧「走出去」賺取收益而忽略友好鄰國民眾的安危,而且必須針對緬甸民眾關心的環境影響、地質影響和大壩安全,公開向他們作出詳細的交代,否則只會被人家看成是威脅而非援助,更遑論是緬甸軍政府侵犯人權的共犯。

相關文章:

星期五, 八月 22, 2008

中國信息閉塞拖累大國外交

瀾滄江--湄公河流域上文提到湄公河委員會為雲南大壩辯護,認為大壩不是這次湄公河特大水災的肇因,但隨即受到環保團體的質疑,因為湄公河委員會並沒有掌握瀾滄江上三個運作中的水壩--漫灣、大朝山和景洪的洩流量。

可能是由於中國還沉醉於北京奧運,對於湄公河下游國家不滿之聲還未有正式回應,但這樣一來,湄公河流域民眾的不滿之聲只會不斷發酵,而且讓下游國家把水災問題的焦點從國外轉移到中國身上,不利於湄公河流域國之間的互信。

我不是第一次指出中國的信息公開不透明,已影響到與湄公河下游國家的關係。但看來中國對水電開發的信息仍然在緊緊掌握,不肯透露關鍵信息。在雲南怒江水電開發爭議,國內環保組織一直要求政府公開水電開發的具體規劃及相關環境影響評價,可是水電開發商卻認為此舉等同洩漏國家機密,拒絕環保組織的要求。

水電開發商不敢公開相關信息,不是因為不肯做環境影響評價,便是因為他們知道工程肯定會影響與下游國家長期友好的關係,如果曝光了便無法開展工程建設。

可是,信息閉塞只會讓人有更大理由質疑有關工程,也無助於消除下游國的疑慮。況且,此次特大水災反映出來的更大問題,包括全球暖化,及各國政府應對特大災難的能力等,卻因此而被轉移,除無助解決問題之餘,更讓中國的形象繼續扣分。這肯定不是中國領導人願意看見的。

湄公河下游國家政府的無力無能,與中國經濟實力的強大,本來就是不對稱的,可是如果中國在外交上只想和下游國「和稀泥」,不去認真面對和處理這個問題,早晚只會要中國人民付出代價。

相關文章:

星期六, 八月 16, 2008

湄公河遭逢百年一遇特大水災--是誰之過?

老撾和泰國北部邊境的湄公河流域遭遇一百年來最嚴重的水災,沿河兩岸的重要城鎮,包括老撾首都萬象也不能倖免,而泰國東北部的農業城鎮包括黎府、廊開府、那空帕農府等,也面對非常嚴重的破壞,並一度被洪水圍困,數以十萬計居民受災。

一般認為這次水災的肇因是從南海吹襲的熱帶風暴北冕,帶來大量雨水所致。西北太平洋的氣候今年受全球拉尼娜現象影響,專家早已預言會有較正常為多的雨量,而風暴的強度也有所增加。台灣及華南地區較早前也受到其他風暴吹襲,忽然而來的暴雨令相關水利單位手足無措。

但是人們有沒有辦法減低暴雨帶來的災害?答案當然是有的,可是原有的水利設施也沒有把這種情景納入防洪標準的考量,一面對突如其來的暴雨,便無法抵擋。故此,部分泰國和老撾居民還是歸咎湄公河上游的多個瀾滄江大壩工程在暴雨時排洪,加重他們的災情。儘管湄公河委員會泰國水利部門已先後表示,水災與瀾滄江大壩無關,指出雲南的景洪水文站早在洪水來臨的24小時前通報泰國和老撾,而瀾滄江大壩已採取措施蓄洪,但民間對上游國家的普遍不信任,短期內也難以扭轉。

湄公河委員會在這次水災之中,成為了上下游國政府部門之間的橋樑,互相通報有關的水文數據。儘管最終通報數據的責任仍是落在各國政府部門身上,但在此次事件中,已起碼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純粹的互相通報,對於互聯網仍不發達的湄公河流域,一般民眾是無法感受到。

剛才與泰國一民間組織的負責人溝通過,他們最想知道的,是雲南的水災災情。就我現時從媒體掌握的資料,現時全省有七百萬人受到這次暴雨所引發的水災和泥石流影響,已經有174人死亡,並導致30多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損失。可是這樣的信息對於下游居民幫助不大,因為事件早已發生,不能防患於未然。

湄公河委員會作為一個跨政府合作組織,掌握大量研究成果,並與區內非政府組織和學術機構保持一定聯繫,不只是在信息交流,更應該在信息公開、預防和舒緩災害方面,尤其是在應對全球暖化所引發的災害,以及協調雲南水壩建設所帶來的環境影響等方面,下更多的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