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八月 16, 2008

湄公河遭逢百年一遇特大水災--是誰之過?

老撾和泰國北部邊境的湄公河流域遭遇一百年來最嚴重的水災,沿河兩岸的重要城鎮,包括老撾首都萬象也不能倖免,而泰國東北部的農業城鎮包括黎府、廊開府、那空帕農府等,也面對非常嚴重的破壞,並一度被洪水圍困,數以十萬計居民受災。

一般認為這次水災的肇因是從南海吹襲的熱帶風暴北冕,帶來大量雨水所致。西北太平洋的氣候今年受全球拉尼娜現象影響,專家早已預言會有較正常為多的雨量,而風暴的強度也有所增加。台灣及華南地區較早前也受到其他風暴吹襲,忽然而來的暴雨令相關水利單位手足無措。

但是人們有沒有辦法減低暴雨帶來的災害?答案當然是有的,可是原有的水利設施也沒有把這種情景納入防洪標準的考量,一面對突如其來的暴雨,便無法抵擋。故此,部分泰國和老撾居民還是歸咎湄公河上游的多個瀾滄江大壩工程在暴雨時排洪,加重他們的災情。儘管湄公河委員會泰國水利部門已先後表示,水災與瀾滄江大壩無關,指出雲南的景洪水文站早在洪水來臨的24小時前通報泰國和老撾,而瀾滄江大壩已採取措施蓄洪,但民間對上游國家的普遍不信任,短期內也難以扭轉。

湄公河委員會在這次水災之中,成為了上下游國政府部門之間的橋樑,互相通報有關的水文數據。儘管最終通報數據的責任仍是落在各國政府部門身上,但在此次事件中,已起碼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純粹的互相通報,對於互聯網仍不發達的湄公河流域,一般民眾是無法感受到。

剛才與泰國一民間組織的負責人溝通過,他們最想知道的,是雲南的水災災情。就我現時從媒體掌握的資料,現時全省有七百萬人受到這次暴雨所引發的水災和泥石流影響,已經有174人死亡,並導致30多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損失。可是這樣的信息對於下游居民幫助不大,因為事件早已發生,不能防患於未然。

湄公河委員會作為一個跨政府合作組織,掌握大量研究成果,並與區內非政府組織和學術機構保持一定聯繫,不只是在信息交流,更應該在信息公開、預防和舒緩災害方面,尤其是在應對全球暖化所引發的災害,以及協調雲南水壩建設所帶來的環境影響等方面,下更多的工夫。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