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月 05, 2008

中國泰國輕忽湄公河水電協商

湄公河委員會在九月下旬召開了首次水電站項目協商,就幹流和重要支流的水電站建設,與成員國代表和專家進行討論。不過,作為湄公河流域的重要伙伴,中國並沒有積極參與。從媒體報導所見,除了新華網英文網站有比較多的報導,中文網站則只有零星報導,害我我連續翻譯多篇相關報導。

近幾個星期,國際局勢可謂風雲變色。當前泰國總理沙馬下台,改由他信的妹夫頌猜接任後,反對派的聲勢明顯減弱,近日政府更乘勢逮捕反對派領袖針隆(中文名:盧金河)和猜瓦,泰國政局又會出現什麼變化未可料。另一方面,早前暫時平息的泰柬邊境柏威夏寺(Preah Vihear)主權糾紛,近日又無風起浪,泰國士兵被指試圖穿越柏威夏寺附近的邊界,雙方開火,導致三名柬埔寨士兵受傷。

而中國毒奶粉事件更已蔓延至全球,除較早前個別品牌的毒奶粉證實出口到緬甸,最近連越南也驗出中國製的餅乾含三聚氰胺。湄公河水電協商正值此多事之秋舉行,便難以在國際輿論中突出。

儘管如此,湄公河流域國和一些國際媒體也留意到這次協商,甚至作出一些異於尋常的報導,例如在政府一片唱好水電開發之際,作為湄公河最下游國的越南,也公開對中上游老撾和柬埔寨的水電開發表達不滿

其實,越南本身也在湄公河支流Se San、Srepok和Sekong三條河流上興建水電站,引起下游柬埔寨群眾的不滿。現在,兩國在湄公河幹流上互換其位,可以預期越柬兩國在跨境流域水電開發的問題上,肯定又要經過一輪角力和談判。


湄公河幹流和主流分別規劃了無數的水電站,影響河流生態和數以千萬人口的生計

此外,老撾官方媒體也罕有地對這次協商作出深入報導,尤其是因為從老撾、泰國、柬埔寨到越南,大量人口依靠湄公河的豐富魚類資源維生。

英國獨立報也披露中國南方電網在柬埔寨承建的柴阿潤(Chay Areng)水電站,可能會破壞稀有物種暹羅鱷的棲息地。水電開發勢必影響生態環境和群眾生計。政府如何在出口電力賺取外匯的同時,亦要顧及生態和群眾的基本生活,將會是首要處理的問題。

不過,相比起受影響較大的老撾和越南,兩個主要電力大戶--中國和泰國重要媒體卻把事情輕輕帶過。這是值得兩國政府和人民反思的事情。先不論言論自由受限制的中國,泰國輿論對於偏遠的湄公河和薩爾溫江的事情,卻抱著事不關己的態度。尤其是處理泰緬邊境和送電到泰國的緬甸水電站,泰國政府和輿論都是只從自己利益出發。

緬甸邊境的克倫人和克欽人組織,近日也分別發表報告,針對泰國和中國參與投資和興建的水電站,指出這些水電站將會造成的生態和社會影響,並沒有得到中泰緬三方的正視。


由於緬甸受到歐美各國經濟制裁,大量水電站項目便落入中國公司手中。

更甚者,武裝的克欽獨立組織更一度驅逐中國建築工人,直到承建商中國大唐集團付出150萬元人民幣,事情才暫時平息。很明顯,付錢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假如承建商不正視、不妥善處理反對人士的訴求,日後難保再有同樣事情發生。

湄公河委員會作為居中調停及協調的機構,必須確立本身對任何開發和利益的中立性,而且正如新上任的首席執行官Jeremy Bird所言,『我不認為永遠有雙贏的解決辦法,讓你維持現狀,但你能避免產生有贏有輸的情況。』湄公河委員會,您們可以做到這點嗎?

没有评论: